青馬大橋經得起等待的,才算是攝影師。經過等待而得到的,特別歡喜,都分外珍惜。

攝影訓練我有比一般人高一丁點的忍耐力。成功非僥倖,大部份時間一個獨特的角度和構圖都不是垂手可得的,攀山涉水抄小路越鐵絲網爬水渠,又要忍得蛇蟲鼠蟻蚊虰蟲咬摸黑上路,更何況是人有三急。這張相是在中級難度的位置拍得。

我住青衣,一個很特別的地方,特別在目前香港的三條大橋都是連接著這個小島,特別在它郊區不像郊區市區不像市區。超過一半遠道來青衣拍照的龍友其實都是衝青欣山(青衣回歸紀念徑)而來的。這條山徑非常易走,山頂飽覽青馬大橋馬灣大嶼山等景色,上山中途抄小路越過數個欄杆再爬數十級引水道即可到達龍友聚腳點,前方對正青馬大橋無遮無擋非常適合拍日落。

我沒有部份龍友幸運擁有一個御用模特兒,所以我由學習階段開始拍攝對象都離不開風景,當中最常拍攝的就是日落。記得有一次拍日落,在場本來有數百人在岸邊觀看,夕陽一落下,大家紛紛離去,就只剩數十人仍在岸邊等待。也許這就是攝影師之間的秘密,不謀而合,大家都在等 magic (俗稱咩直),尤其在夏天,日落後的 magic 有時實在叫攝影師嘖嘖稱奇。變幻原是永恆,再多經驗的攝影師都猜不到當日的 magic 會是甚麼,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等待,很多時會食白果,一但遇上就精彩絕倫。這段時間被稱為 magic hour,在日落後大概半小時發生,magic 有時是散射狀的餘霞,有時是火燒天,有時是火燒雲,甚至混合出現,科學的角度解釋這種獨特性的話,是因為每一日的雲層、濕度、氣溫、雲的形狀等等的組合都不同。

二零一一年的這趟青欣山旅程,遇上的是一個非常壯觀散射狀的 magic。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