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澳

「在幻變的生命裡,歲月,原是最大的小偷。」

我的童年在大角咀渡過,那些年未有甚麼奧運站奧海城,沒有酒店沒有豪宅,最高的樓宇都只有十六層樓,慶幸地,我就住在十五樓,十六就是我家的「天台」,天台清楚見到維港,有煙花放的日子就最開心,那裡亦是我的另一片小天地,想種甚麼就種甚麼,最過癮是有一段時間試過在天台養小雞,每天一放學校服都不換就上天台探牠們看牠們有否吃米有否生蛋。當時有一部「私家車」 ,就是最簡單的單車,除了考試時期我幾乎每個週末都騎我的坐駕上街風馳,出一身汗,簡單又快樂。

長大後每隔一段時間都會重遊舊地,見證著這個地方的變遷,以前的公園已經變成石屎森林,街市大排檔被市政大廈取代,以前最喜歡流連的扭蛋機小玩店轉營網吧,小商店被大集團趕走,填海建商場鐵路,舊樓收購重建收購重建,這裡是香港的縮影。

香港小得,容不下半點回憶,若真要回憶,得先擠身甚麼級的歷史遺跡名列,或者冠以甚麼文化遺產的名。觀塘裕民坊將慘被屠城,這消息一出,勢必如當年的牛頭角下村一樣,明明和它非親非故,但身為香港人都要去實地集體回憶一番。

可笑的是,地收得再多,工廈拆得再多,民生的問題都解決不到。真正基層生活的地方,就是政府要收的地方;但政府收完的地方,都不是再供應予基層生活的地方。政府資助的居屋甚至比私樓貴,不知所謂。商場林立,但每一個商場幾乎都是同一堆連鎖店賣同一款產品,小店在租金不斷上漲的壓力下沒有了生存空間。工廈劏房犯法,天台潛建犯法,每一個要在香港生存的人都被塑造成只有一個目標,就是搵錢。歲月偷走的,不單是房屋公園商場街市,更偷走了靈魂。

隨著收地建住宅物業,在香港可以取景拍照的地越來越少,南生圍就是一個好例子。任你怎樣抗爭保護,終有一日它會變成石屎森林。在香港,有甚麼是值得留戀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