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et Peak『一個真正的領袖,是一個願意承認自己有不足有軟弱的人。』在朋友的喪禮上,這句說話留在我心裡好久好久。五年前的暑假登上大東山,進行一連串軍訓式的生活,是我和這位朋友和其他領袖相處最深刻的日子。一起並肩,彼此扶持,克服飢寒交迫,平生再沒有任何一個訓練對肉體的「折磨」比這次大東山軍訓更甚。我是一個頗好勝的人,教官越希望我認輸我越會堅持,所以當時我橕到身體損傷到一個不輕的程度我都沒有低頭,直到完成訓練下山為止。不幸下山後証實得了一個罕見的病,貝爾氏麻痺,一個症狀似中風的病,沒有藥物治療,當時在我身上的屬於嚴重級別,數個月後才自然痊癒。後來又發生了好多事,朋友過身,在她的喪禮上,提起大家在大東山的一點一滴,難過,亦被這句說話深深打擊了,我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好領袖。事隔五年,自己雖然慢慢培養了行山的興趣,一直沒有勇氣再挑戰大東山,直到前日,一鼓作氣衝了上山。

SunsetPeak_1024事前沒有做過資料搜集,但我曾經知道過上落山有三條路選擇,多數人只會走其中兩條,有一條難度太高不建議亂闖。前幾次上鳳凰山時才發現其中一個大東山入口位於伯公坳,所以沒有考慮其他入口就直接由伯公坳上。沿路除了石梯就只有石梯,但不算太辛苦,兩小時內就會見到大東山上著名的小屋,又名爛頭營。是日非常幸運,下午開始上山,一路上的時候背向太陽,不用避開刺眼的光線,而且面前的風景因順著光源顯得特別出色,拍下來天藍草綠(其實是黃)。

 

不過爬得越高天氣開始起了變化,雲層開始多且厚,又幸好在山頂位置遇上了難得一見的曙光。回頭走到當日主場 18 號屋面前,往事歷歷在目,曾經有份參與過門窗上的藍調,打理過屋前的雜草,在石地上鑽木生火,在屋裡面睡過,如今都已上鎖,把最美好的時光都鎖在裡面了。這裡,不怕下面無情的清拆,所以,讓回憶安息在這個地方吧。

走下山的時候終於得知了其餘兩條路,分別是往東涌的黃龍坑和梅窩的南山古道,其中一條是我五年前上山的路,但我實在沒有記憶是哪條,於是選擇了看似可以早點歸家的黃龍坑方向,而這個決定幾近要了我的命。走了不夠十分鐘入到一個大樹林,沿路的泥級每一級落差相當大,膝蓋不久就發軟了。沿路有不少位置似乎發生過山洪暴發或山泥傾瀉,天氣稍差應該就容易出事,相信傳說中最危險的一條路就是這條我不幸誤闖的黃龍坑路段,一路上都沒有遇到其他登山人士。落差大,好處是很快可以到達地面,大約需時一小時,不過到達陸地到正式回歸馬路(赤立角村入口)尚有一段廿分鐘的路,沿路沒有街燈,在晚上走特別嚇人。

太激烈的腳部運動後,雙腳累得非比尋常。

Sunset PeakSunset PeakSunset PeakSunset PeakSunset PeakSunset PeakSunset PeakSunset PeakSunset PeakSunset Pea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