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au Peak「上鳳凰山睇日出是我的夢想。」因為前同事當日的這句說話,一星期後,即一二年十月廿一日,我們登上了鳳凰山看日出。那段日子天氣頗好,我們都預測命中率相當高,而實際上我們遇見的,是遠超過了預期。

當晚在東涌晚飯後乘坐 3M 巴士到達伯公坳登山。上鳳凰有兩條路,一條是在伯公坳,另一條是在昂坪,不過一直以來都是走伯公坳那邊。沿路只有一條明顯的路徑,不太可能迷失,平路和石級間隔,算是易走,中段有一涼亭,近頂石級開始落差大,需要比較大體力。攻頂約需三小時。

一直以來上夜山都只是為了運動一下看日出,沒有特別留意其他天文現象。今次上到鳳凰山頂遇上另一批遊客,被告知當晚原來是獵戶座流星雨最高鋒期,大家即時喜出望外。我自問是一個沒有流星緣的人,以前去過好多宿營晚上大顆兒躺在草地上看星,雖然我自豪自己視力比別人好得多,但總是只有別人看得到流星,所以那時開始我就暗自覺得流星只是幻想出來的(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一場人造的浪漫,製造一個我這個年代曾經紅極一時的 F4 (其實遲頓的我是比較後期才知道 F4 不是指鍵盤上那粒)的一種瀟灑又浪漫的感覺。

話說回來,原來世界上真有流星這回事!當晚山頂雖然比較多時間被密雲覆蓋,不過雲霧一散置身滿天星下的感覺比置身太空館震撼得多。流星雨就是出現流星的密度像下雨一樣所以叫流星雨,不過當我下山回到家興高采烈跟家人說我遇上流星雨的時候他們認真地問我有無「dup」親 =o=””。每隔一兩分鐘就會見到一粒流星飛過,近天光的時候甚至一分鐘內有幾粒,常有人問我有沒有許願,這大概真的是幻想吧,當你發現流星的時候幾乎就已經是它消失的時候,流星不會慢慢等你許完願才消失呢。因為當晚越夜越多人,光害太嚴重,所以拍不下來,記在心裡比較好。意不到的是人數,一個小小的大約幾百尺地方濟滿好幾百人,上次上都只是小貓三四隻,都不知道他們是衝流星而來衝日出而來還是衝聯誼而來,就知道有一班近百人相當野蠻的大學生衝到上來咒罵完我們的帳蓬阻街之後又借我們的帳蓬避風。好了,我只好覺得他們的領隊決策錯誤,以這個數量的人數,我決定的話一定不會選擇上鳳凰山這個山頂只有狹小平原的山頂位,我一定會選擇對面山頂位坐擁一大片草原的大東山。差不多的位置,差不多的高度和難度,又不是有專程上來影好照片要有甚麼前景的問題,我實在不明白為何這位領隊要選擇來鳳凰山聯誼。

Lantau Peak當晚好冷,在帳蓬外「看門口」的我冷得不停發抖想念家中暖枕,不過等到日出的一刻,覺得凍得值回票價。像我在巴黎見到的,天邊破曉了,然後慢慢升起,直到見到晨光第一線,腳下開始有雲海。好美的一幕。


在山上又待了好一會,正燒水弄咖啡的時候,有人說好像見到彩虹,事實當時的天氣沒有雨跟本不太可能有彩虹,不過我都去一探究竟。然後果然在眼前白茫茫一片的霧裡發現一道圓形的彩虹,當時眾人議論說這是峨嵋山才見到的光環。後來在 Wikipedia 找到了它,又原來世界上真有一個光學現象叫光環!罕見到要集合眾多天時地利人和因素才會出現!嘩,今次上山簡直大開眼介!

不要偉大地以為自己在幫別人實現夢想,其實是別人幫你擴闊眼界!值得值得!

Lantau Pea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Website